棠汣汣

【轰出】探病

北冥有鱼:

*费尽心思诱拐与心甘情愿被诱拐的故事
*私设小久厨技满点(毕竟有那么一个贤惠的妈妈 言传身教也十分合理嘛(走开
*轰→(←)出

今天轰焦冻没有来上学。
绿谷出久又一次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空空的座位,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儿失落。
下课铃打响后,丽日走了过来,好奇地问:“小久,为什么今天轰君没有来啊?”
绿谷挠了挠头:“我也不太清楚…”
“诶?我还想着,如果全班只有一个人知道原因的话,那一定就是小久了。”
“为什么?”绿谷有些茫然。
“毕竟,轰君在班上最好的朋友就是你了嘛。”

绿谷出久上课第一次走神了。
手里握着手机,页面停留在短信的位置。他动了动手指想要敲些什么,手指即将落在屏幕上的一瞬间又犹豫地收了回去。
一向直来直往的少年有些搞不懂自己。
明明只要简单地问一句“轰君今天为什么没来?”就搞定了,以前询问小胜的时候简直就像呼吸空气一样自然,然而到了轰同学这里,为什么就行不通了呢?
绿谷一边发着呆,一边无意识地用铅笔在本子上划拉着。
回过神来的时候,笔记本上已经歪歪扭扭地出现了几个小小的字。
“轰同学生病了。”
绿谷激灵了一下,抄起橡皮把自己的猜想擦掉。
应该不会吧,轰同学身体一向很好的样子。
可是,长时间的半冷半燃共处于同一身体加上之前的体育祭时冰冻和火焰第一次同时使用这些因素导致身体内部失衡从而引发一系列病症诸如发烧之类的……
绿谷结束了脑中的碎碎念,突然就觉得自己的猜想很有道理,不禁对那个没来的人多了几分担心。
中午吃饭时又被诸多人询问“轰君怎么没有来”,理由无一是“因为你和他关系最好”。
绿谷从来没想过轰焦冻在班上最好的朋友是谁,但现在想来,自从体育祭自己唤醒了他的火焰之后,轰对于自己的态度明显就亲近了很多,有的时候甚至带了一点让绿谷惶恐的感激。后来两个人为了保护饭田天哉共同迎战英雄杀手斯坦因,关系好像变得更密切了一些。
毕竟,轰同学会主动给自己尝他最喜欢的凉拌荞麦面呢。
关系最好…吗?
绿谷出久忽然很高兴。

临近放学的时候,绿谷的手机忽然振动了一下。
“绿谷,我发烧了。可以麻烦你在放学后把今天下发的作业拿到我家来吗?顺便也想看一下你的笔记。”
绿谷赶快跑到轰的桌子前,把放在上面的作业本装进自己的书包里,然后拿起手机:“好的,我现在过去方便吗?”
“嗯。谢谢了。”

绿谷出久并没有去过轰焦冻的家,只好按照轰发给他的路线图一路寻找。尽管轰再三强调“如果迷路就直接给他打电话”,但绿谷认为还是不要麻烦生病的人比较好。
实际上,轰焦冻的家并不难找。占地面积较大的传统和式宅子本来就比较显眼,更别提轰就站在门口,醒目得很。
“轰同学你不是生病了吗?就不要在外面站着了…”绿谷在看到轰向他挥手的时候就一路跑了过来,停下的时候气喘吁吁的。
“稍微好一些了,不要紧。”轰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用手捏了捏眉心。
“明明看起来还是很难受啊。”绿谷担忧地看着他,“快进去吧。”
轰点了点头,拉住了绿谷的手腕:“走吧。”
两个人穿过前院。一路上,绿谷的注意力完全被庭院里的假山流水所吸引,甚至在路过那一池子锦鲤的时候还兴致勃勃地驻足观望了一会儿,直到他发现轰焦冻就站在那儿耐心地等着他,立刻回过神来,然后慌乱地道歉:“对不起轰同学我太得意忘形了!!”
轰焦冻望着他,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眼里却闪着隐约的笑意:“没有的事,你随意看。”
“我…我们还是赶快进去吧,你还在生病…”绿谷看起来很不好意思。
轰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转身继续牵着绿谷往前走。
绿谷对于面前的景色太兴奋,自己一直拉着他的手居然也没有引起任何反应。轰在心满意足的同时又有点沮丧,突然开始嫉妒起那一池子傻不拉几的锦鲤来。
穿过长长的走廊,两人进了轰的卧室。一路上绿谷没有看到任何人,不禁有点好奇。轰主动开口:“混蛋老爹一般都很晚才下班,姐姐也去上班了。”
“可是今天轰同学在生病啊,没有人照顾吗?”
“嗯,就我一个人。”
某办公大楼里,上午照顾完弟弟中午才去上班的轰冬美突然打了个喷嚏。
轰满意地看见绿谷的脸上浮现出了些许心疼。
轰的房间很大。和绿谷充满了欧鲁麦特元素的房间不同,轰的房间铺满榻榻米,布置简洁而整齐,一眼望去完全不像是刚刚15岁的高中生的房间。
两个人在小炕桌两侧坐下。绿谷打开书包,从里面翻出了轰的作业本和他的笔记。
“就是这些了。”绿谷把书包拉链拉好就要起身:“轰同学不要勉强自己的身体,慢慢看也没关系。我就不打扰啦。”说着就要起身。
在即将要站起来的时候,衣角被拽住了。
“轰同学?”
轰刚要开口,却剧烈地咳嗽了起来,绿谷赶快扔下书包给他倒了杯水,在轰喝水的时候给他拍着背。
轰悄悄放慢了喝水的速度。
一杯水没有多少,很快就喝光了。
“今天上课的笔记,我可能会看不懂,如果绿谷能留下来给我讲一讲就帮了大忙了。”
“完全没问题,但是这样的话,我晚饭也要和轰同学一起吃了,没关系吗?”
岂止是没关系,本来就是这个目的!
“谢谢你还来不及,请你吃饭,我应该的。”轰看起来非常沉静。
“那我们就从这一页开始吧。今天上午第一节是相泽老师的课…”
少年讲得非常专注,不时还用笔在本子上画几笔,于是根本不知道自己正在被看似认真听讲的人悄悄打量。
软蓬蓬的绿色头发,圆圆的脸蛋,可爱的雀斑,明亮的眼睛,矮矮的个子,无论怎么看都是一副良善可欺的模样。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人,在战斗的时候却能爆发出那么巨大的能量。校服覆盖之下是结实的身体,包裹着衣服的手臂和小腿都布满了伤疤,更别提那双伤痕累累的,看了就让人心疼的手。
就是这样一个人,打破了他十几年来建立的一切准则,毁掉了他高高筑起的心防,以不可阻挡的气势撕开浓重的黑暗。
从此他的世界里有了光。
“轰同学,你还好吗?”
轰焦冻回过神来,正好对上绿谷担忧的眼神。
“刚刚你一直冲着我发呆…我想你是不是不太舒服…”
轰在心里暗叫大事不妙,赶快补救:“头稍微晕了一下,现在已经好多了。”
“要不然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干脆休息一晚上,不然身体可能会恶化。”绿谷看起来很着急,站了起来。
“别走。”
话音刚落,两个人就都愣住了。
轰焦冻觉得自己可能完蛋了。
那句像撒娇一样的恳求,未经过大脑的批准就这么直接从嘴里跑了出来。他不知道绿谷会不会察觉到他那点小心思,会不会就这么逃跑,会不会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
他沮丧地垂着脑袋。明明从小到大做什么都很好,一到绿谷出久面前却总是会乱了方寸,把一切都搞得一团糟。
绿谷回过神来,笑了,祖母绿的眼睛里带着安抚的意味:“我不走,我去做饭。”
“做饭?”轰惊讶地抬起头来。
“嗯,和妈妈学过一些。轰同学生病了不能吃太油腻,我来做就好。”绿谷脸上还带着笑意,又说了一次:“我真的不会走,别担心。”然后转头出去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顿了顿,不好意思地扭过头来:“轰同学,厨房…在哪里?”
轰望着他发了那么几秒钟的呆,然后迅速从垫子上跳起来:“我带你去。”
绿谷要做饭。
绿谷要给他做饭。
轰焦冻默默地在心里念着这几句话,走路的时候差点儿顺拐。
厨房很新,没有多少使用过的痕迹。安德瓦常年不在家,冬美经常要加班没办法赶回来做饭,妈妈…妈妈很早就被关进了医院。
偌大的宅子里,已经很久没有家常饭菜的香味了。
可是今天是不一样的。
轰靠在门框上,看着绿谷熟练地淘米,蒸饭,开火。
绿谷打开冰箱看了看,家里的存货倒是很丰富。
“轰同学,炖汤用的锅在哪?”
轰焦冻一脸茫然地回望。
绿谷苦笑了一下,说了声“失礼了”,开始在厨房里翻箱倒柜,总算从吊柜里翻出了汤锅。
绿谷一边低头洗菜一边说:“轰同学先去休息吧,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轰轻轻地说了声好,却站在原地没有动。
绿谷身上还穿着校服,围着冬美的围裙。一片热气蒸腾之中,他的侧脸被勾勒出柔和的轮廓,眼睛低垂着,洗菜和记笔记一样专注,看起来很乖。
他见过绿谷的妈妈。绿谷出久安静地做饭的样子和引子很像。
哪怕是在最寒冷的冬天,只要看上一眼就会觉得温暖。
“要炒菜啦,会有油烟。病人不要待在厨房里。”
就这么被赶了出来。
轰靠在厨房外的墙上,听着里面传来“滋啦”的菜下锅的声音,锅铲翻炒的声音,有煲汤的香味隐隐约约地飘出来。
自从妈妈进了医院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哭过了。
可是现在,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又是怎么回事呢?

“吃吧。”
整个房间都飘满了清炖排骨汤的香味。轰看着眼前的菜,一时间竟然不敢动筷子。
绿谷盛了碗汤:“刚刚发短信问过妈妈了。发烧之类的,喝热汤会好得快一点。”
很香。
喝下去一口,那股温暖就在一瞬间流遍了四肢百骸。
其实他的病在上午就好了个七七八八,本来想下午去学校,冬美却硬要求他在家里再休息一下,于是只好作罢。
一开始真的只是想单纯地让绿谷送个作业,在看到人以后,不知道为什么,不由自主地装病,还有从来不会做的撒娇,表现得像个幼稚的孩子。
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把他留下来。
结果他给自己的比想象中多得多,如同一个只想要一小颗糖果就可以心满意足的小孩,最后却得到了一座用糖果盖起来的城堡。
轰焦冻突然觉得,这或许是自己十五年以来,最幸福的时刻。

绿谷站在宅子门口。
“别送啦,回去吧。”他围好了围巾,说话时哈出的热气在寒冷的空气中变成了白雾。
轰点点头,绿谷冲他摆了摆手,转身就要走。
这时候一股力道突然拽住了他,力气大得根本不像是个病人。
绿谷被拽得直接转过了身,下一秒,始作俑者在他被冻得通红的耳朵上轻轻落下一个温热的吻。
绿谷傻呆呆地望着面前的人,轰焦冻不知所措地回望。
不知道今天第几次身体快于大脑擅自行动了,轰焦冻恨不得用冰块把自己冻起来。
绿谷犹豫了一下,解下围巾围在了轰的脖子上,接着踮起脚来,在他的耳朵上如法炮制地印下一个吻。
然后绿谷的整张脸迅速变得通红,就那么眨着眼睛看着他,像一头慌乱的小鹿。
在轰来得及开口之前,他飞快地转身,跑进了夜色里。
轰站在门口,望着绿谷的身影在街的转角消失。
他渐渐回过神来,欣喜若狂得差点儿就蹦到池子里去挨个儿和锦鲤们握手。
街道转角的路灯洒下暖黄的光。
他把脸埋进绿格子围巾里,深深吸了一口气。

绿谷在街上狂跑着,轰焦冻蹲在院子里对着锦鲤发了很久的呆。两个人的耳朵都红红的,还残留着对方留下的温热。
两颗心以相同的频率狂跳着,不约而同地想着——


好像,开始恋爱了。















评论

热度(673)